琳鸢

乙腐通吃,除了sms,大多数时候吃乙女。清水18r皆可,杂食动物
同担拒傻
写的文总没什么cp感
es 宗mika宗/fgo 罗曼咕哒/a3 左京いずみ
日音 苹果/东变/奈美惠酱/ゲス乙女
卡斯达里信徒
头像是AR,青年时期

歌词拓展创作(同人?)
在时钟塔寂静的回廊里,隐约能听到地板震动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拼命压低声音跑步。而当这震动终于远离了院长办公室时,才释放为响亮的脚步声,如同清脆的耳光,久久响彻,晕开声浪的涟漪,又弹回奔跑者的耳朵里,摔成一记记响亮干脆的耳光。格雷的头发向后飞动,她的脸颊裸露在这耳光下。她双膝颤抖,双目流泪,肩上压着全世界的羞愧,飞奔下楼,冲出时钟塔的大门。爱莉娅以迅捷无言的脚步紧随着。
格雷一路奔向防波堤,她已经看见自己将要翻过栏杆,一跃而下,优美地扎入故乡的河流之中,但是爱莉娅叫住了她。
“格雷。”
格雷瞬时失去了所有力气,她向前跪下,顺势俯在防波堤边,双手撑地,向着湍湍流水深深地低下头颅。阳光炙烤着她的后颈,仿佛在预热,随时要将它斩断。格雷从未如此希望自己的不存在,她希望自己是山川树木、是泥土尘埃、是光火水热,而不是一个单薄的人。这个人如此令人厌恶,她想抹杀掉这个人所有生存过的痕迹。
空よ山よ川よ故郷の海よ
わたしを帰してくれ
生を受けた歓び哀しみ骨身に浴びせて
生きて死にた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