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鸢

乙腐通吃,除了sms,大多数时候吃乙女。清水18r皆可,杂食动物
同担拒傻
写的文总没什么cp感
es 宗mika宗/fgo 罗曼咕哒/a3 左京いずみ
日音 苹果/东变/奈美惠酱/ゲス乙女
卡斯达里信徒
头像是AR,青年时期

【文】环形废墟(左いづ)

连载首篇,总标题还没有想好。虽然いづみ还没有出现,d但请大家相信这是左京いづ文!左京いづ这么好!请去结婚!

(一)环形废墟

青春不单指少年少女们的时光。时值青春期的他们,年华正茂,却拿这灿烂春光不知所措。或者迷惘于追寻力量,或者深陷于他人诽谤,或者徘徊于自我迷宫,都只是在浪费能量、自我消耗,都在错过樱花满开的大好时光。或者,被生活压垮而过于早熟,直接跳过了青春时期,成为大人。

对古市左京来说,青春意味着梦想,青春从那年的MANKAI剧场宿舍门前开始,由那个少女交到他手中,从他手中向天空跃起,绽放成绚烂的花火,但花火熄灭、陨落时,又由他亲手结束,不过短短一瞬。泡沫纸噼噼啪啪的破裂声,少女明朗的笑声,傍晚起风时树木的沙沙声,是令人动心的伴奏。而练习场上,团员们以抑扬顿挫、饱含深情的嗓音,担当少年左京青春舞台剧里的主役。左京青春里的主角不是他,是剧团那些闪闪发光的小哥哥,是他想要成为的那些人。

但那时左京的人生不属于他自己,属于每个夜晚母亲在床那头的啜泣声,属于支离破碎的家庭里无尽的吵闹声,属于饭锅里仅剩的一小堆霉变的米粒。每个从剧团宿舍回来的夜晚,少年左京都会怀抱双膝坐在饭桌旁,向窗外张望着,瞭望着星空、剧团练习场的灯光、和不知何处母亲劳作的身影——严重风湿的膝盖和佝偻的腰。夜深了,少年感到寒冷由脚底攀上来,缠绕着他裸露的小腿,逐渐渗入他的身躯,他感到自己已经失去了温度,与夜晚同样冰冷。

他望向不可测的深空、星辰后面的黑暗,他知道去往黑暗是一场冒险,如果成功了,他就能够取得力量,就能够从这生活、这寒冷窒息的冰湖中挣脱出来,就能够把家庭从万丈深渊旁拉回来。如果失败了,他会消融于那不见底的粘稠黑暗中,与从古至今的无数亡魂一起,餍足黑暗的贪婪,葬身于巨鲨之腹。

于是在一个火烧云肆意燃烧的黄昏,少年凝望剧团的苍白面容被刷成了猩红色,最终少年再也没有推开那扇半掩着的门,而是转身离去,背对着落日余晖、充满欢笑的剧场和一度怀揣的梦想,穿过交通瘫痪的路口,经过乞丐、站街女和豪华会所,走向繁华都市的暗巷深处,顺着地下室的回廊下行。少年用指尖感触着这浑浊的黑暗,这正在吞没他的黑暗,无言地走了下去。此时火烧云冷却了,只余冰凉的靛青色和烟灰色的浮云,仿佛在为谁哭泣。

 

 

 

“迫田,去找台挖掘机,下午两点之前开到veludo way的MANKAI剧场。”

“あいあいさー”

目送着收到命令的迫田离去,已是青年的左京跌坐在宽大的扶手椅上,身体深深陷入软垫里。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再也不是那个穷困潦倒、听人差遣的少年。青年已经在地下世界里立稳了脚跟,金钱也好、帮众也罢,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可是MANKAI剧团——那个寄放自己梦想的地方逐渐衰落,大厦将倾,势不可当。虽然自己可以提供金钱借贷,但怎么看都将是一笔坏账,如今的剧团没有严苛却温柔的监督人,没有深爱演剧且才能开花的演员,只是一个冰冷空旷的空壳,只有积了灰的奖杯和褪色的烫金招牌是过去辉煌的证明。

“可是这个剧团曾经接纳了迷惘而潦倒的我,现在我长大了,轮到我来守护它了吧……没办法,就算这片环形废墟归于尘土,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会陪伴它,直到最后。”

青年站起身来,拍了拍西装下摆,伸直两只骨节发白的手指,扶了扶眼镜,镜片后的紫色眼眸,如新月一般熠熠生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