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鸢

乙腐通吃,除了sms,大多数时候吃乙女。清水18r皆可,杂食动物
同担拒傻
写的文总没什么cp感
es 宗mika宗/fgo 罗曼咕哒/a3 左京いずみ
日音 苹果/东变/奈美惠酱/ゲス乙女
卡斯达里信徒
头像是AR,青年时期

【宗みか】爪痕(微惊悚?)

梗来自vk产粮群

鸣谢今敏!(玩偶堆的设想来源




斋宫宗在影片mika的脖子上发现了五道爪痕。猩红色的血鲜艳欲滴,从创口涌出。不受控制的血滴在表皮下溅出点点妖异的花瓣,染红了mika雪白的脖颈。

质问原由,只得到无助的眼神和困惑的傻笑。

用酒精清理伤口,给创口抹上厚厚的药膏,把被血弄脏的衣领洗净,修剪mika过长的指甲,呵斥mika上床睡觉,斋宫宗反手带上mika的房门,一仰头,倚门沉思。

“那个”又来临了么?

张开丝线,点亮蜡烛,结阵。人偶阵布好后,宗把mika珍爱的玩偶兔子(“品味低下!”)放置在阵中央。闭眼,扬起手,绷紧丝线,人偶师进入了人偶的梦中。

睁开眼,宗从看到了mika的梦境世界。雾气弥漫,阴暗无光。脚边有些细微的响动,宗低头,雾气中浮现出一只玩偶兔子,它咧开嘴笑着看着他,嘴角直裂向耳根,露出两排尖锐的牙齿。宗握紧颤抖的双手。

“你一定是来找小mika的,跟我来吧。”兔子一跛一跛地向前走去。斋宫宗跟着它,踏入一片迷雾。

隐隐有些响声,混乱而扎耳。宗在雾中跋涉着,追寻着那声响而去。近了,更近了,声响仿佛要刺穿脑膜。凄厉的、狂喜的、愤怒的、悲哀的叽喳声,不属于人类。但是什么都看不见,唯有雾气在流动着、鼓动着、暴动着。

玩偶兔子回头看向宗,宗盯着它

“mika在哪里?让我看到他。”

兔子咧开了嘴,微微欠身,转头,发出尖利的吱吱声。

声音瞬间安静下来,片刻后又炸了起来。雾气逐渐散去,可以看到一个几米高的玩偶堆,形态各异的玩偶们动着闹着笑着叫着。身着和服的日本娃娃疯狂地旋转着头,胸前绣着桃心的泰迪熊用利刃剖开塞满棉花的肚子,瞪着黑豆眼的毛绒狗一口咬碎瓷娃娃的头,提着百褶裙裙摆的芭比娃娃尖叫着跑开,鬼娃抖着脱臼的下颌撕碎手边所有的玩偶……而mika的身躯被埋在玩偶堆的顶端,头了无生气地垂在一旁。一群小木人正在用棒子手戳着他的脸颊。

斋宫宗深吸一口气,嘴唇飞快地蠕动着,缓缓抬起双手。吟诵完毕,手腕一挥,手指一收,宛如指挥家宣布终曲,玩偶群被炸开了,所有的玩偶都漂浮起来,动作和神情僵硬在空中。mika 的身躯直立在半空中,头向前垂着。

“我是创造万物,用丝线操纵一切的世界之神,人偶之帝王,斋宫宗!尔等听令,皆不许侵入影片mika的心境。欢迎诸位前来挑战我,我将凭帝王之力,将尔等斩杀殆尽!”

一道罅隙在宗身后的雾气中裂开,白光射了进来,玩偶在光中飘散为灰烬。mika感到了亮光,抬起头,眯起眼,最后看到的是一个戴着礼帽的黑色身影,被光所吞噬——

影片睁开眼,时钟指向三点,午夜。他觉得喉咙干渴,开灯下床,去客厅寻杯水喝。

打开门,看见台灯下一个身着白色衬衣的人影捏着针,正在拉紧线头,腿上摊着一块暗红色的布料。

“老师晚上好!”

人影点了点头,又专注于眼前的工作。

Mika移开目光,前往厨房。

他没有看到,人影高耸的衣领后,五道鲜红的爪痕。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