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鸢

乙腐通吃,除了sms,大多数时候吃乙女。清水18r皆可,杂食动物
同担拒傻
写的文总没什么cp感
es 宗mika宗/fgo 罗曼咕哒/a3 左京いずみ
日音 苹果/东变/奈美惠酱/ゲス乙女
卡斯达里信徒
头像是AR,青年时期

(宗mika宗)Morning Call

东京的清晨有些异样,酒店里,斋宫宗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枕头那一端的Mika。Mika蜷成一团熟睡着,脑袋深深陷在枕头里,一头黑发有些凌乱。昨晚他们都累坏了,宗轻轻下床,给Mika掖了掖被子,掩住他赤裸的锁骨和锁骨上那可爱的小窝。赤裸的人偶师清瘦的身躯上,隐约可见手印和吻痕。锁骨尽头、脖颈下方、腰腹两侧,人偶标记上爱的印记。当然,宗也如此回应了Mika。二人向对方展现自己内心深处无尽的疯狂,人偶师和人偶,在不需要人类语言的地方,尽情地表达炽热的爱意。

嘛,都是昨晚的事情了。早晨,我们就应该把自己装扮成人类,假装优雅。宗穿上晨衣,洗漱完毕,整理了房间,端着一杯水,轻手轻脚地踱到窗帘边,启了一条缝,打量外面的景色。

阳光扑面而来,宗眯起了眼。俯视而下,左边是连成片的豪华宅院。右边是巨大的白色工厂,远处是连绵的山丘,目黑区的宁静早晨,并没有什么异样。

只是宗还没有习惯“在谁的身边醒来”这件事。

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响动,宗回过头,发现刺破窗帘的一线阳光正巧打在Mika脸上。宗想立马拉上窗帘,然而他的手僵住了。Mika的睡颜忽然无比明亮。仿佛一束圣光自苍穹而下,Mika的脸沐浴在纯净的光辉之中。总是垂在双眼之间的那缕黑发此刻歪在一边,金边勾画出挺拔的鼻梁,鼻尖上的绒毛雾气一般氤氲着。双唇晶莹,面颊雪白,长长的睫毛颤动着。

Mika皱了皱眉,微睁双眼,右眼的金光一闪而过。

Mika抬起手遮住双眼,被子从胸前滑落。

“嗯……早上了么。老师早上好!”

宗愣了一下,手一扬拉开了窗帘,哗啦一声,温热的阳光倾泻而入。Mika双手慌忙抓起被子,紧紧遮在胸前,肩肘赤裸着,关节骨光滑圆润。

“起床了,影片!看看太阳都多高了,再睡的话可是会有破绽的。”

“好的老师!但是能把窗帘拉上么……这样太害羞了。”

“竟然不懂欣赏这阳光的美么!在朝阳的洗礼下更衣,不会让心灵都洁净么?”

“……好吧”

Mika磨蹭着掀开了被子,下床寻找衣物,发觉自己的衣物被叠得整整齐齐,码在扶手椅上。他笑了。

宗注视着赤裸的Mika。

“影片,站直!“

Mika闻声直起了腰,睡意已经消散而去,皮肤光滑透亮,濡羽色头发柔软润泽,静谧的蓝色瞳孔,雀跃的金色瞳孔,长长的睫毛颤动着。懵懂却狂热,拒人千里又寂寥无比,盲目而坚定,傲视天下但无所适从……如同多纳泰罗的大卫,刚刚发现自己的美和力量。

宗走上前,将双手放在Mika肩上,两人的面颊上都泛起红晕。

宗把嘴唇轻轻贴在Mika额头,嘴唇轻启,发出“嘟——嘟“的声音。

Mika笑了:“老师在干什么呀,好痒。“

“喂,影片Mika么,早上好,今天也是新的一天,请更加努力地爱吧、被爱吧、吃吧、喝吧,拜拜~~~喀”

这是Mademoiselle的声音,但是麻豆姐不在这里,这里只有斋宫宗。

“这是Morning Call哟。”宗移开唇,向下吻住了那双有些干燥的唇,舔舐着它们。

Mika用力地回应着,长久之后,他们分开了,挂在嘴边的一缕银丝愈拉愈长,断裂了。

“老师,答应我,以后不要比我先起床好么。”

“怎么了。”

“那样我会觉得老师在我睡着的时候离开了我,我会很焦虑。所以老师醒来时,请立刻叫醒我。”

“好的。”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