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鸢

乙腐通吃,除了sms,大多数时候吃乙女。清水18r皆可,杂食动物
同担拒傻
写的文总没什么cp感
es 宗mika宗/fgo 罗曼咕哒/a3 左京いずみ
日音 苹果/东变/奈美惠酱/ゲス乙女
卡斯达里信徒
头像是AR,青年时期

人偶师的情人节(宗mika宗)

该死的转校生,居然把这个通告给了Mika!

中午十二点半,吃完午饭,斋宫宗拖着带滑轮的音响,往隔音练习室走着。他一边瑟缩在寒风里,一边忿忿地回想着自己遇到的不幸。

先是几天前影片Mika不知为何非常忧郁,虽说残次品出些故障在意料之内,但Mika忧郁地连糖都不吃了,这就很严重了。试着用Mademoiselle问了问,也没有问到Mika忧郁的原因。宗愈加烦恼着。

上周,走廊里,偶然遇见的转校生把一份2月14日晚上的兼职通告给了宗,宗一看时间内容,便把转校生严厉地训斥了一顿,赶走了她。宗本来就讨厌在节日出门,节日里大街小巷里都挤满了人,他们瞎起哄着,参与些什么娱乐活动,无聊,一群俗物,离得越远越好!何况这个通告还是情人节酒吧驻唱!一想到要在低矮的天花板下给那些脑袋空空的笨蛋情侣面前表演浪漫的曲目,宗就觉得浑身一阵恶寒。啊,Valkyrie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么,注定要在地下Livehouse和酒吧里挣扎着,直到咽气么?想想那圆形的舞台,环形的观众席,绮丽的服装,眩目的灯光,优雅的舞蹈,和谐的合声……

过去实在太过耀眼,不禁想久久凝视。宗靠在走廊的墙壁上,闭目沉思着。

“别回头啊,宗君,会变成石头的。”

宗从回忆中惊醒,低头看着怀中的Mademoiselle,后者一如既往,沉默地微笑着。

他怔怔地抬起头,正午的阳光太过耀眼,让他眯起了眼睛。

“我知道的,Mademoiselle……“

后来Mika不知为何拿到了那张通告单,喋喋不休地缠着他。宗看着Mika苍白的双颊少见地泛上了红晕,胸口一紧,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轮到宗忧郁了。

算了,演出准备大体齐全了,趁上课之前再和Mika排一下吧。加油啊斋宫,就当是寒假后的复健。

 

 

当晚六点半,斋宫宗和影片Mika到达E-Stars酒吧,进行试音。酒吧老板在门口张开双臂热情地欢迎了他们。老板,一个梳着发蜡的瘦削中年人、梦之咲毕业生、前偶像和爵士乐手,和善地微笑着。说起来,Valkyrie初建的时候,也受了老板不少关照。斋宫宗与他互相鞠了躬,寒暄了几句。

“斋宫,好久不见呀,近来可好?“

“之前不大好,不过最近总算是好过来了吧,前辈多有关心。“

“哈哈,那就好。今日演奏些什么曲子呢?“

“Valkyrie和我都不擅长浪漫的抒情曲,所以增加了一些改编的翻唱曲目,包括……”

Mika在给钢琴调音,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敲出清脆的音符,听着老师和酒吧老板的谈话,微笑着。

 

八点,演出开始。

 

什么样的演出是成功的?

如果满堂喝彩,掌声雷动,被崇拜的目光追随着,台下喜悦的心情摇曳着,就是成功演出的话,那今晚的演出无疑是成功的。

虽然原本,成功对宗来说,只是人偶的完美操纵、绝对和谐的音律、优雅的氛围和格调高雅的观众。

但是可能这样也不坏,宗心想,他看着Mika脸上兴奋的红晕,笑了。为这只稚嫩的乌鸦欢呼吧!为他尖叫、为他欢呼、为他沉醉、为他痴迷,因为影片Mika是未来的帝王,是优秀的偶像。可能不是完美的人偶,但是是独一无二、美丽的艺术品,是我深爱的人……我要把全世界的宝物与美,都与他分享。

最后一首曲子了,Mika坐在钢琴前,抖抖衣摆,调整话筒方向。宗伫立在舞台中央,伸展双臂,回望Mika,等他发出指令。

Mika深吸一口气,一点头,指腹按压琴键,宗的身躯开始缓缓舞动,Mika轻轻唱起——

“I give you my heart

Holdon,let me sign it

Yoursenorita aka your best friend”

Mika从琴键上抬起眼,心一颤,多久没有看见老师如此尽情的舞蹈了呢?一开始考虑曲目的时候,老师意外地提出了Mika弹唱、自己配舞的提案,Mika在慌张之余有些不解。

“你练了那么久的唱功,难道不想展示一下成果?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所以这首歌的音乐部分交给你了。”

“可是老师不和我一起的话——”

“这是对你的考验!”老师打断他“你必须通过这个考验,影片!留在舞台上的资格,站在舞台上的勇气,需要自己拼命争取,我不想让你忘了这一点。不进步就是退步!”

Mika懵住了,老师叹口气,闭上眼,摇摇头,摊开右手。

“而且我又不是抛下你了。你可是我的影片Mika,你要成长,你要再次去到顶端,看到我们曾经看到过的、顶端的景色。”

 

“Hereby,let it beknown

Lovelike never before

I’malways at your service

Youjust have to holler at me”

回忆和歌声交织着,缠绕在Mika的指尖上,流淌在宗的脚步间。

“You know why

I’mgonna be yours tonight

Weregonna ooohaaah

FYI

Weregonna be up all night

I’llsee you later

Callme

You know my number”

 

副歌部分,Mika的高音发挥地稳定而自然,宗的舞步有力而柔缓。最终情感随着音乐推进而达到高潮,宗和Mika两人一同沉醉在忘我的境界里,仿佛没有了观众,没有了舞台,没有了日夜,没有了自我,有的只是缪斯女神,与被女神庇佑着的,你的身影。此刻即永恒。

最终,宗的动作定格,Mika继续一段急促的solo,汗滴落到琴键上,最后一个音符被敲下。

舞台下鸦雀无声,在仿佛一个世纪过去后,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与掌声。Mika胸中充盈着激情与爱情,他站起身来,走到舞台前,宗携起他的手,两人深鞠一躬。欢呼的浪潮更高了。

Mika直起身来,望着台下起立鼓掌的人群,后方老板赞许的目光。

Mika恍然醒悟。

比起顶端的风景,我更喜欢的,是与老师站在舞台上时,一同看到的风景。

Mika一手牵着老师,一手伸展开来,仿佛天使一般张开双翼,瞳孔闪亮亮的。他忽然一转身,抱住宗,注视着他惊恐眼眸里紫罗兰色的湖泊,朝着他的唇吻了下去。

台下混乱不堪,尖叫声、惊呼声、口哨声、不满声混合在了一起,似乎有人在维持秩序,那都不重要了。台上怀中的身体颤抖不已,舌尖旁的嘴唇湿润而温暖,让Mika不禁贪婪地吮吸着,而对方也用舌头回应着。

 

 

“啊……学校又要发警告函了,学生会也要找上门来,副会长要说教了,真麻烦。学园恋爱禁止条例不是废除了么。还好老板没把我们踢出酒吧,居然还祝我们情人节快乐,万幸。”晚上十点,宗和Mika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宗嘀咕着。

“实在对不起,给老师和酒吧老板都添麻烦了!是我一时晕了头,做出那样的事……”Mika从舞台上下来后一直很后悔,耸拉着脑袋不断道着歉。

“嘁,不要再说了,你这傻瓜。”宗想起刚才那一幕,羞耻万分、脸红心跳,还好寒风给他降了降温,他故作镇定。然而——

“阿———嚏”

“啊呀老师别感冒了,都是我不好不该走这么慢的。”Mika慌张地扯下脖子上的围巾,缠在宗脖子上。两人停住了脚步,Mika扯着围巾的线头,低声道:

“其实,我只是想和老师过过情人节而已,但是想不出什么方式,老师也不愿意随俗物一起过情人节,我很纠结。兼职的时候,我不小心说给杏听,她就给我推荐了这个通告,也是熟识的老板的委托,我想老师比较能接受一点吧,就这样任性的要求了这个演出机会……对不起。”

宗揉了揉Mika乱蓬蓬的头发

“别乱想,影片!从结果上来看一切都很好,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至于我,这么多年以来忍受这些无聊的人类,早就习惯了。”宗把Mika轻轻搂紧。

“我最喜欢老师了,我永远是老师的。最近老师不怎么关注我,我好寂寞啊,我想念和老师一起演出的时光了。“

“我一直都在关注你啊,你瞎吗,居然没看到。我总是在考虑你的未来,我的未来,和我们的、Valkyrie的未来啊。“

“没有老师的未来是地狱,我不要那样的未来。“

宗用双唇封住了Mika的嘴,唇舌纠缠了一番后,他抬头,一缕银丝挂在嘴边。他轻笑:

“我不会允许你有那样的未来的。”

演出后的二人如酒醉一般,在大街中央拥吻着。

 

“诶话说回来,我觉得和老师两人一起演出,就像和老师喝了点酒以后,再一起啪啪啪一样兴奋呢!”

“……”

 

 

 

注:梗来源于我在情人节的雪夜把vk放去兼职,森森震惊了vk群……该死的转校生就是我。

英文歌词来源于宇多田光 – MerryChristmas Mr.Lawrence,虽然是圣诞曲但是氛围很好!所以借用了,谢谢光姐!

因为我写对话的能力很差所以结尾乃至全文都可能OOC了,各位同担对不起!!(鞠躬

结尾宗老师莫名总裁风……实在抱歉。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