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鸢

乙腐通吃,除了sms,大多数时候吃乙女。清水18r皆可,杂食动物
同担拒傻
写的文总没什么cp感
es 宗mika宗/fgo 罗曼咕哒/a3 左京いずみ
日音 苹果/东变/奈美惠酱/ゲス乙女
卡斯达里信徒
头像是AR,青年时期

【宗mika宗】vk短篇(一)


遇见斋宫宗的时候,影片mika是被揉皱的白纸,身心都布满了童年时期遗留的伤疤。时至今日,结痂的创口依然隐隐作痛。但他在偶尔的独处时光,扬起头窥探世界的美时,那双异色瞳辉映的光芒,令夏日的晴空都自惭形秽。
遇见影片mika的时候,斋宫宗已经在孤独的艺术之路上修行了很久。后来,斋宫才领悟到人偶师与人偶的羁绊,才意识到不能将人视作无机物的人偶,才掌握了如何在复杂而矛盾的人性中挖掘美。
我的青春,
我的valkyrie。

一、
影片微笑的时候特别可爱。但是那时候他很少笑,如同一个被丢弃的小熊玩偶,双目无神。斋宫把影片的头发留长,抓了些发蜡,留了一缕黑发在双目之间。斋宫抓住影片的双肩,抿着嘴端详着他的面容。影片满脸通红。
“影片,笑起来。”
“诶诶——”
斋宫略显不耐烦地把手滑到他的腰上
“啊啊、哈哈哈哈好痒啊,老师不要啊。”
“蠢货,在舞台上时要放松,非常自然地笑出来。你这家伙笑起来还算可爱,除此以外一无是处的你,至少好好给我笑起来!”
后来影片还是没有学会放松的笑,但他发现看到斋宫宗,就会不自觉地笑出来。于是他在表演时,目光一直追随着斋宫。
斋宫发现时,很是恼怒。
“废物!你的眼睛要看观众席,要看摄像机!你连偶像基本的素养都没有么?无可救药!”
影片耸拉着脑袋。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感受到老师令人安心的气息和温度,不由自主地微笑了。
抬起头,斋宫宗一脸疑惑地盯着他。
“老师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从此,影片不用眼睛看,就能感受到老师在哪。就算不演出时,他也能凭着直觉感受到老师的方位、老师现在的心情。如果感觉老师心情不好,他就会焦躁地满世界找老师,找到以后,也只是傻傻地笑着。
一个喧闹的日子,影片在繁忙的兼职工作中睡着了。欢呼的人群和嘈杂的音乐渐渐远去,他的意识沉入幽静的海底。
但是一股有力的洋流扰动了这片宁静,这股暖流在他的梦中环绕着他,与他肌肤相亲。那暖流的气味真好,可能是夏日刚刚修建好的草坪,可能是阳光下晾晒过的棉被,也可能是三岁时妈妈做的章鱼丸子。
他睁开眼,看到老师瘦削而笔直的脊背,意识到自己正被老师单手扛着。
是老师的气味啊。
他笑了,又跌入梦乡。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