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鸢

乙腐通吃,除了sms,大多数时候吃乙女。清水18r皆可,杂食动物
同担拒傻
写的文总没什么cp感
es 宗mika宗/fgo 罗曼咕哒/a3 左京いずみ
日音 苹果/东变/奈美惠酱/ゲス乙女
卡斯达里信徒
头像是AR,青年时期

【哈克】透明人 (一)

“书之国正在走向崩溃,尽管出版业——这个国家的支柱产业,理应蒸蒸日上地发展着。那还得从几百年前说起,从梦王国那场翻天覆地的魔法革命说起。从那个火烧云炙烤苍穹的奇异夏日黄昏开始,魔法风靡于梦世界。在那个黄昏,梅林那双尖端微卷的巫师鞋刚刚踏上梦世界的土地,月之路的漩涡在他身后悄无声息地消失。从此魔法能与一切融合。魔法从虚空中凝聚,附着在实体上,给予它们强大的能量。从此小鸟在水里吐着泡泡,鲤鱼拍着鱼鳍扎入白云,魔法颠覆了所有的规律,所有的常识,直到有一天礼仪王国的王子愤怒地发现:他的未婚妻把一百个美男子用魔法变成了卡片锁在小金盒里,每晚放出几个美男并疯狂纵欲。与他一样担忧于传统道德的泯灭、社会秩序的崩溃的人们,建立了魔法王国、收集所有的魔法并接管它们的使用权。幽默的史学家在野史中书写道,这场魔法管制运动是男人们对于自己在床上地位不保的担忧。同时建立的王国还有罪过之国——收容所有因魔法而丧失道德、变得邪恶的人们,兽人之国——收容所有把自己用魔法和动物融合起来的人们,等等。

不过,书之国的人们只对书感兴趣,魔法书出现后,书之国的人们开始狂热地研究它们。魔法的主要载体是书,因此魔法书的销量呈指数型上升,书之国的出版事业在混乱的历史中持续繁荣发展。魔法管制前,我们把魔法书卖给所有人,魔法管制后,我们专门为魔法之国制作魔法书,市场永远在那里。”

管家停顿了一下,抿了一口红茶润了润喉,看着面前特洛伊美亚的公主陛下。后者身体前倾,眼睛闪闪发亮,丝毫没有厌倦这段冗长历史的意思。他看了看表,三点一刻。他站起身,微微欠身。

“哈克大人的接待时间到了,公主请随我来”

赫尔敏轻巧地起身,向管家微笑了一下,跟在他后面向哈克的书房走去。

 

哈克的书房是一个巨大的半球形,笔直的那面墙边放着一个巨大而高耸着的的木制书架。书架上码放着一本本厚实的精装书,书脊镶着的金边映着闪亮的光辉。而半弧形的那面墙是一个拱形玻璃落地窗,此时窗帘服服帖帖地挂在窗的两侧。此时哈克就站在书房巨大的落地窗前,抱着双臂,扬起头,望着窗外一如往常繁忙的国度。他身后是一把带软垫的转椅,椅背微微向后倾,仿佛在仰望着满墙的书。背后传来轻轻的的敲门声,“哈克殿下,特洛伊美亚的公主到了。”

“请进。”

 

赫尔敏走进书房,由于光线过于明亮而眨了眨眼,定睛看到一个瘦长的黑色背影,伫立在天与地的交界。在他的头顶是一道朦胧的彩虹,这道彩虹横跨了整个书之国,彩虹的边界消融在蓝天里。她又眨了眨眼,才看清他是站在一扇拱形落地窗前。

“彩虹很漂亮。”她说。

哈克转过身来,看到一个小小的、沐浴在光中的身影,金色的头发向上打着卷,发丝被阳光镀上金边,她微笑着注视着他,眼眸静谧地倒映着橙色的日光,纤细的睫毛向上扬起。她的双手背在身后,手肘微微打开,双肩微耸,头向一侧偏着。

“她和书一样美”他想。但是她说什么了?他忽然意识到了么,转回身去看天空,终于发现了被自己忽视了一个小时的彩虹,彩虹已经稀薄,将要消失不见。

“多谢。”他盯着彩虹喃喃说道“虽然我不理解彩虹为什么美。”他转向她,直视着她:“我是书之国的王子,哈克。

   “我是赫尔敏。”

   他微微颔首,觉得有什么异样。

   “我们见过么?”

   她顿了顿。“不,我想没有,王子殿下。”

   这是他们的初次见面。






p.s.这篇文章越来越神奇,作者对此表示,interesting,无能为力。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