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鸢

乙腐通吃,除了sms,大多数时候吃乙女。清水18r皆可,杂食动物
同担拒傻
写的文总没什么cp感
es 宗mika宗/fgo 罗曼咕哒/a3 左京いずみ
日音 苹果/东变/奈美惠酱/ゲス乙女
卡斯达里信徒
头像是AR,青年时期

习惯于生与死,曾知晓一切、拥有最高的智慧的王,虽然已经卸下了王冠,但依旧俯视着众人。无限的温柔下,其实是稀薄的热情,和充盈其中的淡漠。个人的生死无关紧要,只要人理能够存续,人类得以繁衍生息,王就认为是好的。




记个脑洞,考完试看能不能出一个马里斯比利与所罗门对话录……或者罗玛尼回忆录……

cp脑大危机!咕哒子:“喜欢的人没有人类的情感怎么办!”

恋の相手はお星様


歌词拓展创作(同人?)
在时钟塔寂静的回廊里,隐约能听到地板震动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拼命压低声音跑步。而当这震动终于远离了院长办公室时,才释放为响亮的脚步声,如同清脆的耳光,久久响彻,晕开声浪的涟漪,又弹回奔跑者的耳朵里,摔成一记记响亮干脆的耳光。格雷的头发向后飞动,她的脸颊裸露在这耳光下。她双膝颤抖,双目流泪,肩上压着全世界的羞愧,飞奔下楼,冲出时钟塔的大门。爱莉娅以迅捷无言的脚步紧随着。
格雷一路奔向防波堤,她已经看见自己将要翻过栏杆,一跃而下,优美地扎入故乡的河流之中,但是爱莉娅叫住了她。
“格雷。”
格雷瞬时失去了所有力气,她向前跪下,顺势俯在防波堤边,双手撑地,向着湍湍流水深深地低下头颅。阳光炙烤着她的后颈,仿佛在预热,随时要将它斩断。格雷从未如此希望自己的不存在,她希望自己是山川树木、是泥土尘埃、是光火水热,而不是一个单薄的人。这个人如此令人厌恶,她想抹杀掉这个人所有生存过的痕迹。
空よ山よ川よ故郷の海よ
わたしを帰してくれ
生を受けた歓び哀しみ骨身に浴びせて
生きて死にたい

有FGO终章剧透,感想式xjb扯淡

欲しいから それでも生きる
私達は行く
愛と希望のものがたり

蘑菇听着这些歌词决定着角色的命运。

奈须蘑菇搬来佛教的教义,引来了基督教的语录,请来了各个民族文化里,神话传说的神灵、颂歌中的王侯将相、轶闻中的英雄。现实的,虚构的,正面的,反面的,善的,恶的,全都加以二次创作,他撰写出了一部宏大的人类史同人作品。其实没有那么复杂,穿越重重魅影,这只是一个爱与希望的故事,就像在不同哲学观斗争后的空之境界,只是boy meets girl的故事。FGO也只是咕哒为了回到大火之中拯救初遇不久的玛修学妹,而不小心开启的、充满羁绊的旅程,在不可能中拯救了人理。所罗门在变回人类的一瞬时,看到了人类的末日,不得不为此努力,在获得自由的刹那失去了自由。他无疑已经体会到了身为人类的哀乐。人类,即使力量微薄,也在无时无地不与神灵、命运等宏大而永恒的物体进行斗争,以这副脆弱的身躯和摇曳不定的灵魂。
Fate,命运。
愉悦美好的生活智慧
活着就已非常感激

关于罗曼cp创作的个人想法

总结:罗曼咕哒好吃!
这里是混乱邪恶杂食动物,每天割腿肉
纯属个人娱乐产物,cp洁癖勿入。不喜请左上。












终章,罗曼医生变成所罗门的宝具动画里,人称有两种,可能是所罗门和罗曼人格结合后的产物,罗曼似乎只是表达了放弃圣杯愿望的意愿,就pia地变回了所罗门,不愧是魔术王啊口头命令圣杯(不是。平和舒缓的语气,给我的感觉是,从罗曼医生的温柔,上升到了慈悲的境界。我有个不靠谱的想法,罗曼医生的人格,是圣杯赋予的肉体人格和所罗门的灵魂人格(?)结合的产物。所以从王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后,内向、被动才会延伸出废柴宅男的感觉。可以说真的是不愧受了日本流行文化影响么,以色列王都开始宅。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原来的所罗门是“非人”,只有理性。

这对cp创作的启发是:
1、魔术王不懂爱,作为王的所罗门不可能谈恋爱。因此,如果被作为历史上的caster被召唤,也不可能跟任何人谈恋爱。我认为这是衡量是否ooc的红线。可以写写他的历史原型和其他人的互动,就非常需要考证了。然而我圣经还没看完
2、罗曼医生是平常的普通人,谈起恋爱来会有言情小说的感觉,在bl里比较受,在bg里是草食系弱气男。
3、所罗门(罗曼)是有着罗曼记忆的所罗门,应该不是人类,但是也不一定会回归“非人”,可能只是个普通的牛逼英灵(wiki里似乎没说是grand caster)。但是,这个在宝具动画里的所罗门,是大慈悲者!是圣徒!是我最喜欢的英灵!(突然佛教基督教和私货混搭。要实装请实装这一只,氪爆!
咳咳,cp创作的话,bg我偏爱全员单恋!四重奏(?)!这样一个拥有真正智慧的人,不大可能爱上具体的某个人,就算爱上也不会搞青春小剧场。
我目前觉得最好吃的是——

“接近神的所罗门向往人,而作为人的咕哒子向往神”这样向相反方向追求的二人相遇了(并共同追求智慧),然后同行的故事。”
一如既往恋爱感微弱的文(但是这才是崇高的爱啊!!不止于爱情的爱,通往博爱的爱!

罗曼x达芬奇吃不下,这对看起来非常闺蜜,虽然声优是一对...主要是我搞不懂达芬奇这个人物性格!感觉魔改性转后令人迷惑。

梅林x罗曼,可是梅林的设定里有“喜欢人类,但具体到某个人....”而罗曼是向往人类的。罗曼向下走,梅林
安居于人和神之间的境界里,只是往下望望,一个兴趣使然的人类观察者。罗曼/所罗门总是背负着人类的重担,从未真正自由过。而梅林完全是相反的,梅林游戏人间。这样要怎么谈恋爱!况且是两只千里眼。虽然我知道这个cp很热,而且有些文写的质量非常高。

最后,个人爱好,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刀子比无脑糖好吃,麻麻我还要一碗刀子!

我现在要像以前每天奶赤井秀一复活一样每天奶所罗曼实装,但是AR奶不回来了。

昨晚翻fgo终章剧透,脑子里一直是这首歌,无限循环前两句。感觉听这种歌可以写出不错的玻璃碴呢(点头
If I lose my voice
You'll be one reason
如果我失去了我赖以为生的歌喉——我的画笔、我的打字机、我的剑、我的盾。你肯定难逃其咎,君のせいですね。所以你不能逃入虚无,你要回来承担责任,回忆起那日你在圣杯面前许下的心愿,你还没有尝遍人世百味。
沉迷医生,无心中财,借贷皆忘

【文】环形废墟(左いづ)

连载首篇,总标题还没有想好。虽然いづみ还没有出现,d但请大家相信这是左京いづ文!左京いづ这么好!请去结婚!

(一)环形废墟

青春不单指少年少女们的时光。时值青春期的他们,年华正茂,却拿这灿烂春光不知所措。或者迷惘于追寻力量,或者深陷于他人诽谤,或者徘徊于自我迷宫,都只是在浪费能量、自我消耗,都在错过樱花满开的大好时光。或者,被生活压垮而过于早熟,直接跳过了青春时期,成为大人。

对古市左京来说,青春意味着梦想,青春从那年的MANKAI剧场宿舍门前开始,由那个少女交到他手中,从他手中向天空跃起,绽放成绚烂的花火,但花火熄灭、陨落时,又由他亲手结束,不过短短一瞬。泡沫纸噼噼啪啪的破裂声,少女明朗的笑声,傍晚起风时树木的沙沙声,是令人动心的伴奏。而练习场上,团员们以抑扬顿挫、饱含深情的嗓音,担当少年左京青春舞台剧里的主役。左京青春里的主角不是他,是剧团那些闪闪发光的小哥哥,是他想要成为的那些人。

但那时左京的人生不属于他自己,属于每个夜晚母亲在床那头的啜泣声,属于支离破碎的家庭里无尽的吵闹声,属于饭锅里仅剩的一小堆霉变的米粒。每个从剧团宿舍回来的夜晚,少年左京都会怀抱双膝坐在饭桌旁,向窗外张望着,瞭望着星空、剧团练习场的灯光、和不知何处母亲劳作的身影——严重风湿的膝盖和佝偻的腰。夜深了,少年感到寒冷由脚底攀上来,缠绕着他裸露的小腿,逐渐渗入他的身躯,他感到自己已经失去了温度,与夜晚同样冰冷。

他望向不可测的深空、星辰后面的黑暗,他知道去往黑暗是一场冒险,如果成功了,他就能够取得力量,就能够从这生活、这寒冷窒息的冰湖中挣脱出来,就能够把家庭从万丈深渊旁拉回来。如果失败了,他会消融于那不见底的粘稠黑暗中,与从古至今的无数亡魂一起,餍足黑暗的贪婪,葬身于巨鲨之腹。

于是在一个火烧云肆意燃烧的黄昏,少年凝望剧团的苍白面容被刷成了猩红色,最终少年再也没有推开那扇半掩着的门,而是转身离去,背对着落日余晖、充满欢笑的剧场和一度怀揣的梦想,穿过交通瘫痪的路口,经过乞丐、站街女和豪华会所,走向繁华都市的暗巷深处,顺着地下室的回廊下行。少年用指尖感触着这浑浊的黑暗,这正在吞没他的黑暗,无言地走了下去。此时火烧云冷却了,只余冰凉的靛青色和烟灰色的浮云,仿佛在为谁哭泣。

 

 

 

“迫田,去找台挖掘机,下午两点之前开到veludo way的MANKAI剧场。”

“あいあいさー”

目送着收到命令的迫田离去,已是青年的左京跌坐在宽大的扶手椅上,身体深深陷入软垫里。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再也不是那个穷困潦倒、听人差遣的少年。青年已经在地下世界里立稳了脚跟,金钱也好、帮众也罢,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可是MANKAI剧团——那个寄放自己梦想的地方逐渐衰落,大厦将倾,势不可当。虽然自己可以提供金钱借贷,但怎么看都将是一笔坏账,如今的剧团没有严苛却温柔的监督人,没有深爱演剧且才能开花的演员,只是一个冰冷空旷的空壳,只有积了灰的奖杯和褪色的烫金招牌是过去辉煌的证明。

“可是这个剧团曾经接纳了迷惘而潦倒的我,现在我长大了,轮到我来守护它了吧……没办法,就算这片环形废墟归于尘土,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会陪伴它,直到最后。”

青年站起身来,拍了拍西装下摆,伸直两只骨节发白的手指,扶了扶眼镜,镜片后的紫色眼眸,如新月一般熠熠生辉。


【宗みか宗】桜

作者疯了,放飞了自我。


一、

“开花的季节到了。
宗君今年不去赏樱吗?”
mademoiselle,你知道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那种几十个人围着一棵树摆姿势照相的地方,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初春已逝,花瓣将要散尽了,再不去可就错过了今年的樱花了哟。”
樱花年年开,无非是市场炒热的概念而已,借机推出的季节限定樱花拿铁、樱花乳酪、樱花祭等等才是正题。消费时代,娱乐至死,被物化的樱花腐烂在泥土里。俗人们的娱乐,仅此而已。
“可是像宗君这样,每日描绘自己心目中的美,沉醉于此,外界事物皆不闻不问,就可以逃避那被物化的樱花了么?樱花难道不是投射在你心上的「物」么?你心中的樱花难道就是最正确的么?你每日所食、每日所寝,难道不是樱花的肉身么?你隔壁房间的少年,难道不是樱花的化身么?”
......够了!你想干什么,一如既往地侵蚀我的审美观、搅乱我的心智么,mademoiselle..?
“让我们来诵读你昨天的日记吧:「梦之咲需要美丽的少年,不需要窗子、空气和俗人,更不需要幸福和真理。我和神殿更近,我创造色彩,我发明语言,我发现了元音的颜色。」你说最后一句是不是有点熟悉?来,少年天才帝王,请把后面的诗句背出来。”
请停止公开处刑!你明明只是我的造物,为什么如此嚣张!
“你还不明白吗,我是你,我在你之中,你已经被一潭死水般的美学观禁锢了,你是你自身的奴仆和囚徒。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作为你的超我、你的女神、你的指引者,我虽然觉得麻烦死了,但还是要给你忠告。你还远远不成气候,你还一无是处。除了可以作为美好青春回忆的valkyrie,你没有值得吹嘘的成就。所以,你若是不去看樱花,就会错过这个春天,你的针线下就无法出现今年春天里樱花的倩影。不要再做浦岛太郎了,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打开盒子吧,看看你是怎样可笑的老爷爷。今夜全员皆为花魁,抹上遮住奔放生命的浓妆,牵着你的人偶上街去吧,花盛开的年龄,花盛り色盛り真っ盛り、まだ①。”
你背着我听了什么现代音乐..为什么我在和你的对话中会变成吐槽役。
“这些话我只能对你说,我的时日不久了,虽然我们少有美好的回忆,但请不要忘记我。”


二、

“お師さん!”
宗抬头,发现みか坐在樱花树上,樱花花瓣和他的笑容在风中扬起,在蓝天下飘散。一时间万籁俱寂,孕育美学的雨水已经渗入土壤,滋养出了交缠的爱欲。管风琴奏响,大地低鸣,远古的三弦琴余音犹存。此处便是天国,瓦尔哈拉神殿前,花岗岩石柱伫立在天界边缘,沉思着。然后斗转星移、画面流转,历史、艺术、音乐、文学和哲学浓缩为了樱花树上的少年。不需要语言,太阳氧气和水,滋养了这个少年,足够了。
宗略一犹豫,三步并作两步,攀上了樱花树,与みか并肩而坐。路过的行人们好奇地抬起了头,两个俊秀的少年坐在树枝上。
“老师居然也上来了!!今天的老师好奇怪,小心不要摔下去呀,不过没关系,我会在老师前面先摔下去,用身体承接老师的!”
“别说这种flag一样的话。别看我运动少,我身体能力可不差。哼哼,话说回来这上面的风景不错。”
“是吧!太开心啦!我能和老师看到一样的风景。”
“影片,我们的时代将要来临,不服气的家伙们会闭嘴的。”斋宫宗左手扶着树枝,右手忽然抬起,笔直伸向前方。“你既然跟随了我,就永远没有反悔的机会了,和我一起登上神座吧,在那之前,修行之路道阻且长,不要给我哭鼻子啊。”
影片举起左手,紧贴着宗的右手,顺着二人紧贴的的手臂眯眼望去,绽放笑容。





①椎名林檎《長く短い祭》

【宗みか/女体化】花

女体化注意!

含有生理期要素。

御姐斋宫和软妹影片的设定。

OOC!

注意避雷


第一次开百合车,不熟练,请多包涵

中途有みか宗倾向


斎宫しゅこ = 斋宫宗

影片みか = 影片美伽



点击下行

发车啦